菠萝蜜视频色版免费观看

标签:

苏油一咬牙:“小弟小时候做过一个梦,梦里有神人传授过一张图,上有四个大字‘元素周期’,所论比五行之说尤为细密,便与兄长换这些幼童如何?”

张象中本来只是调笑苏油一下,没想到苏油突然丢出这么一个重磅炸弹,顿时给炸得跳了起来:“就知道贤弟不凡,来来来,赶紧与愚兄论说一番!”

苏油便以竹为签,在江边湿沙地上画了一张表格,将元素周期表画了出来。

这是一个完整的体系,其基础是物质的原子质量,按照这套理论,五行元素,其实归根结底,都是原子构成,只不过原子中的质子数量不同,导致物性的不同而已。

一番解释之后,苏油说道:“兄长你看,表中以元素的质子数为列,一横行为一个周期,一纵列为一族,最后还有两个系。”

“与此相应的,还有原子价,各种物质以价相合,还能生成新的物质,找到方法,或以合成,或以提纯,变化多方,物尽其用。这门学问,当谓之——‘化学’。”

张象中听得目眩神驰:“玄之又玄,太上之门。万法归一,这……这就是大道原始……”

苏油摇头道:“不过小弟得这表的时候年岁太小,其中很多地方,已经记不清了,所以空缺很多。”

张象中说道:“如此也了不得!”

说完一把抓住苏油的手腕:“贤弟,可有证相?”

苏油没想到张象中如此激动,说道:“呃……倒是有一个现象,不知道是否可以证明。不过实验需要去石家铁坊才做得成。”

张象中说道:“那还说什么?赶紧走!”

精灵公主

来到铁坊,石通一见二人在一起,不由得大惊:“小……”

两个人同时一摆手:“别叫我!”

然后面面相觑,这娃到底是在叫你还是叫我?

好吧,两个人都小。

张象中心急如焚,没管石通变成了石像,拉着苏油走进内室,两人摆弄起了干馏设备。

苏油做完操作,还想着怎么跟张象中解释,张象中一摆手:“绿矾油而已,不稀奇,唐时方家早已制得,此物性烈,能消融金属,需用瓷器装盛,嗯如果是凉的,铅盂亦可。”

遇到明白人,那就不用多说了,苏油接着将绿矾油加水加盐,变成稀硫酸和盐酸。

取来让石通做好的胶漆包铜线,刮去接头处的胶层,一边连接铅皮,一边连接石墨棒,将它们浸泡在盐酸中。

然后两个延伸出来的铜线,头子上刮去胶层,拿丝尖轻轻一碰,就能见到一点点极细小的火花出现在金丝尖端。

张象中一下站了起来,瞠目道:“雷部神法!”

苏油翻着白眼:“有声音的那才叫雷,现在这个其实应该叫……”

张象中一时不慎被苏油抓住了痛脚,恼羞成怒加焦急:“叫电!我天师道还用你来教这个!赶紧进行下一步!”

苏油只好悻悻说道:“哦……”

得到了电池后,导线两端连上电极片,放置到一盆水中,滴入一点稀硫酸增加导电性,将电极片塞到两个玉瓷的薄瓷管内,倒置起来,收集两边电极产生的气体。

然后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本本:“兄长,世界上最多的物质,当是什么?”

张象中想了想:“水。”

我靠!苏油猜想按现在的科技水平,百分之百的人都会说是泥土,突然冒出一个想象之外的答案,不由得吓了一大跳。

张象中说道:“很奇怪吗?道经有云,五大部州,都浮于海上,自然是水最多。”

我去,那道书能解释刚刚的放电现象吗?

张象中想了想:“《悟真篇三注》有云,‘天地之根,五行之祖,阴阳之元,万化之母。’土之阴者为金,土之阳者为石。你熔炼矾土,得到矾油,非阴非阳,非水非土,当如土之混沌时。再分别以金石为导,引出阴阳,使两者在铜丝尖端相激发。”

“道书有云,阴阳相薄而成雷电,你这只见细小电光不见雷声,乃用材太少,土运未足之故,是以难成天地之威。贤弟,这解释对不对?”

苏油都听傻了,道书这么神奇的吗?这都能被你解释得头头是道,几乎就是真相!

好吧你是天师道的你说什么都有理!

“呃……差不多是这样,不过这是另一门学问,属于物理,我们聊回化学好不好?”

张象中连忙拱手道:“贤弟你继续,继续。”

苏油说道:“兄长你看,根据周期表中的原理,最简单的元素是氢,何谓氢?从气从轻,是轻而上浮之气。然后这里是氧,何谓氧?从气从养,是滋养万物之气。”

“然后根据化学价,两个氢原子可以配上一个氧原子是不是?”

张象中点头。

苏油接着说道:“好,还有一个道理,自然界中,有的物质不稳定,有的物质稳定,我们可不可以这样推理,如果是不稳定的物质,它会慢慢向更加稳定的物质转化?”

张象中说道:“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,这是自然之理。”

“呃,好吧,那我们可不可以继续推测,本来在开天辟地之初不稳定的物质,在亿万万年的时光里,已经被大自然转化为了稳定的物质留存下来?”

“我明白了!矿石便是如此!可存万年而不变,所谓冶炼之道,便是将其中金精提炼出来,回复到混沌之始,因而锋锐尖利!然其性不稳,易生锈蚀。”

“《三命通会》言道,戊土洪濛未判,抱一守中,天地既分,厚载万物,聚于中央,散于四维。在天为雾……”

苏油忍不住吐槽:“天中之土,那是雾霾!”

结果收到了一个白眼。

“……在天为雾,在地为山,谓之阳土。其禄在巳,巳为炉冶之火,煅炼成器,叩之有声,其性刚猛,难以触犯。”

苏油有些犯迷糊:“说人话,就是冶炼!”

然后又收到一个白眼。

“……喜阳火相生,畏阴金盗气。阳火者,丙火也,丙生于寅,寅属艮,艮为山。”

“山为刚土,即戊土也,赖丙火而生焉。”

“等等……你是在说采矿?”

第三个白眼收到。

“……酉属兑金,耗盗戊土之气,是金盛则土虚,子旺则母衰。故土生于寅,死于酉。土虚则崩,金固则出。”

苏油听得云里雾里:“你这……是说炼出金属,最后得到残渣?”

张象中说道:“贤弟你这样我实在没法给你解释,要不我送你几本道经先普及一下道教常识?”

“那就算了,我韵书都看不过来。”

张象中很遗憾:“好吧,那我们继续说回这个,呃……实验。”

苏油道:“嗯,那么我们是否可以推测,水这种稳定的物质,可以通过特殊的方式予以分解,让它回到……呃,你所说的原始,我所说的反应之前?”

张象中心痒难熬:“当是此理!等等,阴阳之法!你要用阴阳电激之法将水还原到混沌之初?!混沌之初,是谓无极,无极而出太极,太极而分两仪,其后万物生焉……你这是反其道而行之!是不是?是不是?”

“开什么玩笑,你说那是核聚变方式改变物质,那是物理!现在我们最多就是回到万物生的后半段,也就是纯物质相互结合演化之前。”

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这还在三生万物的阶段!等一等,打住!兄长你道法通玄啊,这么一会儿把我都给绕进去了……”